风~Gimlet

属性:土方组二振厨
社障组(俱利山)二振厨

俳优:忌nc ,bp前提下非同担拒否。墙头多,近半年Maki吹,Ino吹(本质越厨,樟厨)

【执光】和番曲——同心(一)

《同心》主cp执光, 单讲角色本文only一个主角——包咂。
短篇,预计四章完结。
前期有双王共治梗
请不要大意地用评论招呼我叭www欢迎吐槽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汝不闻秦筝声最苦,五色缠弦十三柱。

“一拜天地”

“二拜君王”

一对新人皆父母双亡,好在各自都是本国权臣,于是便由两国国主代行高堂之职。

天璇天权二国自天玑灭国便暂止了结盟,可两国的因缘却并未就此停住,二国权臣喜结连理,一时在两国间被传为佳话。

陵光一身紫色礼服,面对一身喜服的公孙钤:这人依旧仪容俊秀,光风霁月。

公孙怎样都完美,更何况在今天的大喜之日。他与公孙也曾想象过无数次二人的婚礼——今日公孙终于穿上了喜服,可与他携手拜堂之人,却不是他陵光了。

“王上,请喝茶”公孙谦恭地献上了茶水。

陵光接过,依旧是一副不辨喜怒的神色,尽显君王大气。

“天璇王,请喝茶”公孙身旁的佳人半跪举杯,杏眼看向陵光时依旧一副人淡如菊不卑不亢,可陵光却从他眉宇间看出一丝得意——那是胜利者宣誓自己所有权的得意,也只有陵光才能看懂。

当年回到天璇他才发觉原来心念公孙的已不止他一人,而那人也非等闲之辈。几年的博弈与倾轧终于在今日得出了结果,或者说输赢。

陵光犹自思忖,而二人早已对另一位“高堂”行礼。

“都免礼了,哈哈。”执明徒手抢过公孙递来的茶盏,喝了一口,“公孙,今日在我天权办的婚礼够气派吧”

说完还俯身对公孙小声说道,“我们天权挺有排场吧,给点面子哈”

虽是小声,陵光也听到了。心烦意乱之下竟有些想笑。

“自当如此”公孙衔笑回道。

“天璇王啊,我家的茶还挺好喝吧,这可是……”

一见执明又要长篇大论,明里暗里都想说“我很有钱啊!”,陵光急忙礼节性点头,“天权物产丰饶,今日品得此茶,当真名不虚传。”

天权众臣看自家王上也算是一表人才,可这言辞,这举动,再看他身旁的天璇王——正襟危坐,君王之态,唉,矜持啊矜持,没有对比便没有伤害啊。

于是翁太傅急忙说道,“王上别再耽误新人了,夫妻交拜还未行进”

“行行行,你们拜你们的”执明不再多话。

待二人喝交杯酒时,执明看向这对璧人有些好奇:不就是喝杯酒么,自家大臣倒是比那公孙先脸红了,以前怎就没见过他这副德行。这公孙也……差不多了

“天璇王啊,这交杯酒看着挺好玩的,我都觉得他们变了个人似的”执明看陵光时总感觉哪里不对——陵光望着那二人,目光竟比之前更慈蔼了:一副上位者对下属诚挚祝福的表情,可不知为何,执明却透过陵光的笑意看到落寞。

“礼成!”

“公孙呐,夫人既被送入洞房,你就先和兄弟多喝上几杯吧”天璇大臣笑道。

“公孙,你们两个何时回天璇?虽说你这夫人是天权重臣,可这婚礼都在天权办了,以后还是住在天璇为好。”

公孙钤依旧不疾不徐地一一应答。

而陵光却不想再听。

“恭送天璇王”

陵光抬手示意群臣尽享宴飨,由侍人披上披风,迎着门外白雪,走了出去。

这就走了?执明倒也觉得这婚宴吵吵嚷嚷的,若不是要被那新人跪拜,自己也不会来。

“那我也走。”执明也带着侍人走出了门。

“天璇王是要回驿馆吗,本王送你一程吧”执明好心道。

“不必,马车就在前方。”

“噢,那驿馆可还好,今日有雪,我差人送你个金暖炉来如何?”

陵光却颔首浅笑,“多谢天权王美意,只是本王今日便要回天璇了,实在是公务缠身。”

“噢……我也觉得无聊。你说他俩结个婚还要折腾咱俩,要是没那礼制该多好,你批你的奏章,我玩儿我的”执明摇头晃脑,觉得自己亏死了。

自己夙夜在公天璇方有今日盛况,而面前这位国主整日贪图享乐天权犹是高出天璇半截,国力最强。陵光为此也只得叹息:祸福自有天命。

“告辞”行至马车前,陵光对执明说道。

“噢,慢走哈”执明笑着摆手。

“小叔”见陵光进来,车内的孩子急忙扑到陵光怀中。

“小叔,这是谁家娶媳妇呀,好热闹”说完掀起帘幕对府前的红绸子努努嘴。

陵光坐在车内,抱住小虎,“是小叔的心上人。”

小虎虽小却也懂事,便问道,“小叔怨恨他么”

“恨”陵光回道。

“那小叔还喜欢他吗”小虎又问。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的洞房花烛夜,却是自己的归国寂寥时。要像怨妇一般垂泪神伤吗?不,他可是陵光,他偏要在今夜如往常一样心系公务。

“裘振”陵光掀窗对门外骑马之人说道。

“属下在”

“明日便启程。”

“王上,明日未免仓促,还望王上三思。”

“就这样定了,明日你便去王城行刺。啟昆帝的命,本王要定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三月已过,啟昆遇刺,而刺客不知所踪。

“混账,找不到他,你们都不用回来了”陵光拂袖震怒。

而吴之远却心虚地低下头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兰台令大人在么”吴之远一身便服来到府上。

慕容暂时放下政务留在天璇,此时另一位主人正在书房与门客论事。

“何事?”

“我已得知裘振行踪”

“如此便多谢”慕容离杏眼带笑。

“应该的,慕容家对我吴家有大恩德。”

待吴之远离开,慕容离将几行小字绑在了信鸽上,随后将鸽子放了出去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几日后,裘振处死,而刺杀共主的天璇王已成了各方“理所应当”,“名正言顺”的讨伐对象。天璇一时危在旦夕。

“王上,天玑旧民也要反了,他们说容不得一个刺杀共主的王上治理天玑。”

“王上,遖宿遗民也要复国,他们说您不仁义”

“王上,天枢要联合其他几部来讨伐天璇。”

多位大臣前来相报。

“丞相,唯今之计,只有与他国结盟是吗”陵光问道。

“话虽如此,可谁又敢与天璇结盟,结了盟便是与天璇共担了刺杀共主的罪名,利益事小。这是有损一国节气的大事啊”

“成王败寇……这史册是强者书写的,有谁夺天下不是浸着别人的鲜血摸爬滚打的。”陵光对那群“礼不可废”声讨自己的人颇为不屑,一双灵目媚态之下透着狠绝。虽然此时也是束手无策。

“王上,天权王他……”

“怎么,他也来声讨我?”陵光讽刺道。

“不是,刺杀共主一事他还不知道。他今日赶过来,说咱们这边南曲好听,想来听听”

魏玹辰倒是有些不高兴了,“天璇都这个时候了哪里有时间招待天权王。这天权王……唉,天权总归是强国,也难怪这天权王敢这副样子了。”

陵光却忽然笑了,随后吩咐道 ,“你先为天权王接风洗尘。别在前殿,我先去准备。告诉天权王,若我午时未到便先行宴饮。”

自己宫人摸不着头脑,却也点头“诺”了一句。

“王上这是何意?”

“丞相请回,丞相只需记住,陵光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天璇。”言语只见,是目光如炬,踌躇满志。

“如此,老臣告退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王上,这南曲又不在王宫,我们来这干啥”执明喜爱音乐,而莫澜却是乐痴,于是便带了莫澜过来。

“你不懂,到了人家地盘就得打声招呼。”况且是天璇王那样强势的人……不过这句话他是不敢在别人地盘说的。

莫澜也纳罕,这天璇王得狂傲成什么样啊……

见已到正午,莫澜说道,“午时了,天璇王还不来,要不就先吃吧”

执明也是饿了,便坐直了身子,“那就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就听到声声秦筝由远及近传来,透过筝乐,还能模糊听到阵阵歌声“一曲未终日移午”,执明惊喜着打翻酒盏,随后循着歌声走了出去。

“王上”莫澜也跟了出去。

穿过幽径,走过花园,执明来到湖边凉亭,终是见到了那奏琴的美人,只见那人儿背对着自己斜坐在石桌之上,墨发被顺到身侧,便是不看面容,那修长又玲珑的身段也是撩拨人心。

“汝不闻秦筝声最苦,五色缠弦十三柱”美人横抱秦筝拨弦而唱,声音情深又透着娇媚。

“好听!好听啊”莫澜鼓掌赞叹。

而美人忽然停止了乐声,竟是回眸望向执明,明媚一笑。

那天阳光正好,菡萏盛放,仙鹤飞舞,万物都化成了精灵,可执明眼里没有别的,唯独被这一抹笑带走了心魂,虽然第二眼他便认出了这人是谁。

“额……你今天怎么这副打扮”执明有些意外,这人自己认识,可又觉得今日才算真正认识。

而莫澜见这张小脸丰盈又精致,一双桃花美目只教人想到那灵妖,可因额带束发又看上去有些仙气。

莫澜心道:敢在王宫随意唱歌,还唱得这样好,应该是天璇王的后宫了。唉这天璇王艳福不浅嘛……

于是莫澜打破了陵光与执明的对视,走过去将陵光从石桌扯下,涎笑,“莫澜不意唐突公子,不过公子可否与莫澜一起寻那南曲,公子筝弹得这样妙。”

“你放手。”陵光带着恼怒挣开了莫澜,而莫澜却不肯罢手。

“莫澜,你大胆”执明喝止了莫澜。

“咋了,王上?”莫澜不解却还是下跪。

而执明尴尬看着陵光随后戳住莫澜的脑门子说道,“不得对天璇王无礼”

莫澜反应半天才咂摸出这句话的含义,“天璇王?!……莫澜不敢了,莫澜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,起来吧”陵光竟是笑了,“别再烦我就是。”

“还不快走”执明打发莫澜,随后莫澜行礼告退。

“你会秦筝啊,我还以为你们南人不会这东西。”执明问道。

“我会的可不止这些,弦乐器我全都摸过。还会教人谱曲”陵光炫耀道。

“真的?”执明一脸难以置信,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天璇王么。

“你若不信就随我来,我带你去悦人坊见识见识,对了,你不是要寻南曲么,我可以带你去瞧瞧。”陵光虽是邀请,却也不刻意勉强。

而执明也来了兴致,“什么时候动身”

“现在怎么样?”

“好嘞”执明咧嘴笑道。

随后陵光竟扯住执明的袖口朝宫门走去,而执明在出宫之时又想到了陵光回眸间的那抹笑。

多年以后,执明才知道,原来这抹给予自己的笑,早已预支了他大半辈子的的喜悦与痛楚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:不喜慎入

2:公孙为什么另娶他人后文自会交待

      一上来就大三角我也是……

3:明明:我觉得媳妇要给我做媳妇
     
      吃瓜群众:哦

      明明:我觉得媳妇喜欢我

      吃瓜群众:emmmm…… pardon?

4:小虎宝宝,双白家的果子打了个酱油

另:此文设定遖宿也属钧天(已灭国)。

        此文与《离合》同一个故事框架,但各为单独的故事。
  
     

讲真喜欢这里的明明,在酱的文风里此人rio一股泥石流223333

  
     

评论(5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