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~Gimlet

属性:土方组二振厨
社障组(俱利山)二振厨

俳优:忌nc ,bp前提下非同担拒否。墙头多,近半年Maki吹,Ino吹(本质越厨,樟厨)

【执光】长宁(三十六)

渭水大捷,齐之侃自此在西北声威远播。

入城时,夹道百姓终得瞻视这位少年成名的天将,他面貌未变,却已脱青稚之气,而是骏骨龙媒,铁骨铮铮。

执明随官员在府台恭迎齐将军时,更坚定心中计画:稳定西北,非他莫属,而齐之侃于京中又无亲眷,遂合适不过。

“楚哥,林邑贵族在南苑”

执明被小胖一句话打断思绪,随后便欲行南苑。

“楚珩,你心念的齐将军在此,还不谒见?”佐奕在众客落座时,看好戏一般说道。

前方是候待已久的精将,而私会媳妇也是大事一桩。

执明还没能左右为难一番,不知后面何人起了玩闹之心,倏然推了自己一把,便趔趄得跪在齐之侃身前。

“楚珩拜见齐将军”回以齐之侃的是并不明显的谑笑。

其貌其音,是执明错不了,再加方才一番暗示。齐之侃虽心中惊愕,却身炼百战,于是面上无波。“楚大人客气”

不料对方出其不意,道,“若无事,楚珩去忙了”随后便是任性到近乎狂悖的背影。

“楚珩!”下属待将军无礼,岂止是颜面问题,佐奕见执明不打算回头,对齐之侃下拜道,“此人随性惯了,若冲撞了将军,佐奕绝不姑息。”

“佐大人起来罢”齐之侃离席,隔着随风摇摆的石竹看向执明,“这位楚珩是何来历?”

待龟兹人如实相告,齐之侃沉思数时——副将楚珩在外界威望甚微,却在军中作为冉冉新辰为人称道,故殉职一事军中皆知,殒命之地正是坦达河。又想圣上自西疆回京便受创而不朝至今。齐之侃心思纯直,却不失明敏——此中谜团,已拆得一丝不差。

“佐大人,各位大人”齐之侃睁瞪双眼,双掌搭膝而坐,“他不是楚珩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陵光以贵族伎子身份入府台,便无权会见齐之侃。在地毯上睁开惺忪睡眼时,见空中由青向白渐染。昨夜打听过,想必他今晨已回来了。

……察觉客厅明显的啜饮之声,陵光暗叹:现在刺客都这样明目张胆了?随后悚然一惊——连萧然都控住了,这人已不容小觑,于是起身蹑脚踱步,就在指尖将触榻上短刃时,腰部便受一道力臂扣住。

“萧然护驾”陵光高声命令。

萧然未到,却听一把熟悉的清越之音从贴近耳垂的口中呼出“生了孩子也敢乱跑,你太野了”

陵光怔了一瞬,停止回击,牵扯身后人垂下的手,也放到自己腰间“当年你承受大逆之责连夜到韩州见我,心里在想什么?”

“陵儿想知道?我那时……”执明字字诚挚,只是话语含混不清。

“别说了”陵光嗤笑,便侧过身子仰起天鹅颈以便执明吻得尽兴,“你彼时的百折不回,我这今时已切身所感。执明……嗯”

若方才执明在执光肌肤间落下的是濛濛绵雨,此时早已转为暴风骤雨,见陵光攒尽力气也推阻不能,便将右手滑到陵光腿间。

陵光唤了一声“执明”,不带情  欲地瘫倒在对方怀中。

“你一路就是这样照顾自己的?”执明将陵光抱回卧被。

“我饿”陵光衾被下只露出一双桃花目,带着软糯鼻音说道。

执明去偏厅拿了西疆菓子,随后交盘双腿,席地而坐。“吃饭了”执明扯掉锦衾,将陵光捞起使整个人横坐在自己身上。

“选哪个?”整盘珍馐尽呈陵光眼底。

看着漆盘里的五光斑斓,陵光指着璃青色的月浑子。而执明拿过坚果两指捏碎,便将泛着油泽的果仁塞进陵光口中。

陵光只觉香美可口,作势又摘一颗,却被执明强行阻挡。

“这东西我吃最好”执明又将一盏膏酒环臂送至陵光唇边,见陵光口含佳酿狐疑睁目,便紧牢对方腰身,“月浑子能壮阳”

陵光听执明语气稀松平常,却被执明身下硬物顶弄得臀部火烫。算算孩子出生的日子,陵光咬紧牙关,眼珠蒙雾,颤抖着解开衣带挣开执明,在仰躺之际一扯,便见执明带着笑意欺压而来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你给我生了小皇子,说说,他像你还是像我?”执明横卧,枕上陵光的楚腰,间或啮咬陵光腰窝的雪肤。

不提则已,一提陵光更是酸意上涌。拉扯只盖在下半身的衾被便裹住全身。

执明起身,显然在对方的不满中得出答案,便点燃薰球中的安魂屑,不刻满室便吹兰馥暖,但见陵光嘴角莞尔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小少爷喜欢皮影戏?”

“有婴儿的玩物么……”

京城东市乃勋贵渊薮,高品琳琅。西市却是白日多繁杂,蛮声喧夜市。即便如此,布衣乃至衣冠子弟都趋之若鹜,只因这西市既有民俗器玩,又是异国商贾贩售外国珍器之所。

待皇子初买到活水琉璃,便拉扯公孙钤去了古玩区。

一家天竺店内,众人对一副金泥涂就的目犍连尊者字画啧啧交赞。

“这副字画几金?”皇子初声音细小,却一句话端得四平八稳,无半分商量。

店主道,“镇店宝贝,不卖。”转而又对公孙钤道,“公子再为令郎选些别的吧”

公孙钤不作犹豫,开口道,“阁下能否通融一二?”

“算了”见公孙钤犹有不甘,皇子初牵扯衣袂劝道。“老师……我不想要了”

公孙钤眼观小孩生硬的笑颜心里酸涩又泛清甜:这孩子不是不喜欢画,而是不想看自己屈尊纡贵,折辱了一身风骨。

“殿下为何不作解释,你我仅师生之谊”待二人离店,公孙钤问道。

“出门在外,父子相称也能掩人耳目。老师,画上写的“目连救亲”是什么意思?”

街上人行杂芜,公孙钤索性抱起皇子初,谈起中古神灵典故“目连氏便是尊者前身,其萱堂再世时,因吃荤宰畜,死后坠入阿鼻地狱。而目连凭神力见此景,不忍生身之人受苦,可萱堂生前造孽过多,终不能解脱饿鬼道,饭食过口瞬间化为火炭”

“好可怜”皇子初抱紧公孙钤,瘪嘴哽咽道。

公孙钤轻拍皇子初后背,继续道,“于是目连乞求神佛,佛陀使目连求诸十方僧众为萱堂超脱,目连便于七月十五日借助十方僧众喂养萱堂,其萱堂方转世为刍狗”

“后来呢”

“目连再诵经七七四十九日,其萱堂终转世为人。”

“这故事是想说天下无不是双亲么”皇子初问道。

“殿下以为呢?”

“我……”皇子初陷入深思,若自己是目连,要如何抉择,想着想着竟头痛欲裂,感到这问题如千钧巨石般压得自己喘不过气。

“咳……”

公孙钤不料皇子初气息不续,便不予多言。

“咦,他们怎么光着上身?”皇子初嘶哑着嗓子,一指路旁的杂耍艺人。

“这是“胡儿乞寒戏”是一种游戏”公孙钤抱住皇子初凑了过去。

“他们是林邑人”

“殿下知道?”

皇子初看那泼水的林邑人,道“筠冬哥哥说过,“富波斯,黑昆仑,裸林邑””

话虽如此,可都是对番邦的蔑词。公孙钤尴尬,便拍拍孩子的小脑袋,“以后别再这样说”

“嗯”

“没个以后了”一个赤红的林邑人走来,伸手冲向皇子初。

公孙钤翩然闪身,“孩子还小,你不能欺负他”

“子不教,父之过。你不替他负责,就谁也别走”那人说完,几个林邑人一齐围上来,个个壮硕。

“这次换个玩法,你要是没沾水,反倒泼了我们,就放你走。要是沾了水,就把钱都拿出来再走。”

见天色不早,公孙钤将皇子初放到暖席上,“殿下稍等。”于是解带直至身穿中衣。

对方见公孙钤为俊雅士卿,本以为他胜算全无,然而几番下来,自己变落汤鸡不说,反观公孙钤却是衣袂不沾一尘,就连避水的举止都是清姿悠远,看得围观少年无限遐想。

公孙钤下脚又是一个回旋,将葫瓢飞送出去,只在一瞬间,瓢水便卷展生花,而公孙钤伫立其间,仿佛水墨中人。

“阿父好棒”皇子初喊道。

一时间,公孙钤被孩子那切金断玉的声音震住:这感觉溢于言表,仿佛几百个日夜不惮心血浇灌出的幼苗有一天终开出了花萼。

当公孙钤年入耄耋时,偶有回顾往昔峥嵘幸事,才恍然:生年第一幸事,竟不是蟾宫折桂时,不是与夫人合卺缠绵时,亦不是燕袭初生疼惜在怀时。而是那日这孩子的一声“阿父”,以致这两字在他后半生早已化为梦萦与缠魇。

当然,他不擅未卜先知,不过眼下却为方才的神思付出了代价,公孙钤只觉对方迎头就是一浇,霎时秀颊挂水珠,却豁达一笑,“阿初,把钱袋给他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看我做什么?”陵光与执明对坐在案,眼见执明将最后一颗墩果吞下。

“单看你我就能看一整天。”执明确实这样做了,而且是数日。

兰玉案上只有一个笸箩和果壳,与这偌大得胡风建筑形成强烈反差。

“寒酸透顶”暗阁里的果饼已吃完,陵光抱怨道。

“出门吧”执明携陵光的篷角穿过厅堂。

想到当日萧然看自己时一副见鬼的表情,执明心想:守在门外几日,这小子能撑住的。不料推门一刻,轮到自己“见鬼”讶然了……

如往日府台午后,金色暖光覆射整个庭苑,石阶亦在檐角反射下熠熠生光,可不同的是,这里已不复静谧,一众臣下井然列跪——前方的要臣,到渐次跪在台阶上的小吏与西疆士兵。

执明只在眉宇间惊异一瞬,便在听到一声整齐划一震彻云霄的“圣上万年”后,换回原有的无匹气魄。

而佐奕看向执明身后的男子时,转而又拜“贵君万安”,众人再拜。

“你认识我?”陵光察觉对方见自己如见熟人的表情,问道。

“以殿下亲赴此地,又有圣上眷留来看,殿下不是贵君又是何人?”

当年执明顶住天下的唾骂要了陵光,随之来的便是腐儒庸众之口笔挞伐。

国之重事自然流传到远国异域,而中原之外不拘世俗礼法,在外邦人眼中执光之事便成了情史佳话,悱恻动人。

“起身”执明将陵光拥至身前,穿越前路。

“圣上,佐大人受白谙将军嘱托在祄山设宴,圣上意下如何?”

执明放开挽住陵光的手,“先是渭水一战,再者年关将近,嗯,是该庆祝一番。”

陵光为执明与齐之侃等人让出前路,便听并行的佐奕问道,“西陲风光,殿下或有所感?”

陵光剥开额前的碎发,放眼庭苑四周,但见胡族守卫对自己不假逢迎的朴实模样,便回看佐奕,“世人只看中龟兹的兵事要义,却都忽略这西陲本身的风情。金气坚刚,人事慷慨。看来并非徒具虚名。”

见佐奕转眸间一副诧异的神色,陵光笑道“大抵是我来过同为西北的秦州,所以感触过深”

秦州是执明老家。佐奕思及此处,不动声色地觑紧双眸,却见陵光已前行走远。

“他们才是真正的夫妻”林邑勋贵待众人离开,走近佐奕。此时他不覆灰衣长衫,却是通身林邑锦袍。

“你这是提醒你自己么?”佐奕反讥。

见对方直视自己,伟健体魄已隐有压迫之势,而一双冷目更是直窥自己心中所想,佐奕便移开话题,“为何执明离开你才现身。”

“他是宁国皇帝,不是我的皇帝。我不拜。”

“对,你也是一国之主”佐奕频频点首,却投石掀澜一般反诘“话说世间有几人知,林邑国主是个中原人。启昆,谁挑唆你来的,是他么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敛春,回去为你家公子理妆”执明亲自吩咐。

“是”

陵光想到将行的安排,便半跪道,“圣上,可以不去么”——陵光一路上听了不少“贵君风头一时无两”,“二皇子一出生,陵家更受隆深圣眷”诸如此类。他难免介怀,又道“陵光是寻人,不是赴宴的。”

见有外人在,执明礼貌不失矜重地扶起陵光——这回绝还真是猝不及防。

萧然为自家主子着急,“殿下,依行宴仪礼要带夫人。孟主君不在,还望殿下体谅圣上。”

陵光笑道,“既是仪礼,是要着常礼服,可惜我没带”

考虑到谁人能劝降陵光,执明走到陵光好友齐之侃身侧,却不着一词,而是在齐之侃宽实的后背上劲拍三下。

齐之侃记得——上次执明这样的举动还是在命令自己秋后撤兵之时。所以现在分明暗示:劝服陵光就你来办吧,办到何种程度,你要想清楚!

于是齐之侃轻叹一声,道,“圣上,殿下,我这里有命夫的常礼服,衣型约略宽大,却能凑合”

执明忍笑庄肃道,“齐将军当真是未雨绸缪,糙中有细。”

陵光自转头便凝视齐之侃而目不瞬,恼了半天才现出一抹滟然照人的笑,“阿齐,你变了。”

齐之侃只是面上微红,却不为自己出卖好友而做辩解。随后对执明禀明,“臣并非未雨绸缪,宴后还望圣上归还衣物。”

执明浸没在陵光陪宴的喜悦中,道,“好,都依了”

陵光回挽执明的手臂,却听齐之侃默默龃龉,“我不是未雨绸缪”

半刻听身后人又咕哝,“我不糙”

执明见陵光因齐之侃两句话就嘴角轻扬,整个人都在微颤——恰是自见面以来最纯粹的笑,于是瞄一眼齐之侃,话语间不掩躁怒,“穷极浅薄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:简介及背景及cp属性见第一章及【长宁设定】,不喜慎入

2:钤,芳部分所引用典故便是《目连救母》,有兴趣的话可以了解一二。

关于目连氏一说地藏菩萨前身,一说目犍连尊者前身,我个人倾向第二个说法。

这里出现《目连救母》算是超大flag,预示了钤离走向,芳芳的命运。

很想了解各位的想法,不过我先提一句,其实一直把钤离做第二主角定位的(我才不要说是沾了芳芳的光),可现在按人物性格和剧情,钤离或提早下线。不过是否永久下线作者保留。

3:个人被这里的副相帅到了(→_→当然更喜欢男主),重点是……一口气他就活到那个岁数,我姓雷,你们给我戴小红花吧😶

4:小齐很大方,平心而论,主动把cp衣服借给别人穿,不是人人做得出,换作是我,死都不借

5:“像你还是像我”——执•专业踩雷•明

        媳妇的笑颜由我守护——执•醋•明

6:陵•三观在线•光 正常运作中

下章或有群体小撕(小撕怡情,大撕伤身)

      

评论(11)

热度(39)